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鸿运国际游戏网

作者:上山打老虎额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dabentu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难得陛下如此客气,让方继藩很感动,很想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可似乎弘治皇帝不愿意给方继藩抒发内心喜悦的机会,弘治皇帝道:“奏疏,给方继藩和唐卿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萧敬取了戚景通的奏疏,送至方继藩面前。

    方继藩只略略看过之后,便明白,为何方才会撞到倭人使节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咳嗽声,道:“陛下……又打算剿倭了吗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想了想:“唐卿家曾剿倭,立有大功,朕正想问问。”

    唐寅已看过了奏疏,正想开口。

    谁晓得方继藩却是抢答道:“陛下,这个不必去问唐寅,他是儿臣的门生,这点儿三脚猫功夫,都是儿臣教授的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便瞪了方继藩眼。

    方继藩诚恳的道:“所谓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,与其去和那三三两两的倭寇置气,倒不如劳永逸的解决倭寇的问题,直接命宁波水师,即赴倭国,对倭国发起警告,倘若倭国不予理会,则免不得踏平其国,如此,就再没有倭患了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陛下,养兵千日用兵时,朝廷养了水师这么久,岂有让他们吃干饭的道理。陛下放心,儿臣的门生戚景通,虽是个老大粗,连儿臣的徒孙都不如,可只要陛下道旨意,他定当踏破倭国,为陛下出口恶气。”

    戚景通这家伙,不如自己的徒孙,在方继藩看来,是板上钉钉的,毕竟,那出生不久之后的戚继光,论起来,不也是自己徒孙吗?还不是吊打他爹。

    唐寅在旁,脸胀红,想说什么,却又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方继藩瞪了他眼,还以为唐寅想要欺师灭祖,不禁恶狠狠的道:“唐寅,你有什么话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恩师,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脸拉下来,他平生最恨两种人,种是朱厚照那等坑自己钱的人,还有种,就是跟自己唱反调的人,打不死你!

    “错在何处啊。”当着外人的面,方继藩自是露出如沐春风的笑容,亲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唐寅道:“宁波水师,至今未费朝廷分毫钱粮,养兵之用,都是靠海里捞出来的,所以……是水师供养着朝廷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听了方继藩的话,皱眉:“这……是不是反应过激了些。”

    刘健等人在旁,也是忍不住无语。

    太狠了吧!

    刘健咳嗽:“兴师动众,是不是太过了些?再者说了,倘若水师不利,到时朝廷骑虎难下。老夫看,且先徐徐图之。这倭国,虽是贫弱,却也非省油的灯。何况,倭国与我大明隔海相望,只因零星倭寇,就大加征伐,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老成谋国之言。

    其实连唐寅,都觉得恩师有点过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乐了:“若如此,这倭寇问题,只怕永远无法解决,大明哪怕再如何剿倭,剿了批,又来批……不胜其扰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和刘健对视眼。

    他们心底,竟都掠过了个可怕的念头。

    要不……敲打下倭国试试?

    方继藩的计划虽然过激,可这确实是治本的方法啊。

    这念头在弘治皇帝和刘健的心头掠过之后,连他们自己都觉得,有点大胆了,和这方继藩相处,耳濡目染之下,竟有学坏了的趋势啊。

    可紧接其后,想到数之不尽的出征钱粮,接下来各国的观望,只以区区倭寇的名义,师出无名。还有种种其他繁琐的问题,还是让他们恢复了理智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便正色道:“明日,放道旨意给倭国国使,狠狠申饬其过失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似乎颇有几分想扩大事态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和唐寅对视了眼,唐寅有点无语,恩师……这是要将陛下带进沟里去了。

    先是申饬,倭国若是没有反应,势必是更严厉的申饬,可若是倭国依旧故我呢?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唐寅心里笃定,他太清楚宁波水师那群混蛋了,真到了征倭的地步,不知多少人嗷嗷叫,激动的血脉喷张,就算将他们统统塞进棺材里,棺材板怕都压不住。

    刘健郑重其事:“老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呷了口茶,脸色缓和了些:“倘使……退万步,若是倭国依旧故我,犯我大明天威,大明真到了征伐的地步,水师可用吗?”

    这话是问唐寅的。

    唐寅道:“陛下,可用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:“可是朕却听说,倭人好勇斗狠,即便是群下海的流浪武士,战力也颇惊人,否则,东南不会令倭人为祸百年之久。水师当初剿倭大胜,是因为所剿的,不过是区区倭寇……可这次,却是这诺大的倭国,不可同日而语,朕……有点担心。”

    唐寅道:“陛下有所不知,我大明自建水师,重启下西洋,不但操练了大量的水师人员,舰船日益增多,最紧要的是,让无数的水师官兵,真正见识新的天地,陛下,海的人,和陆上的人,是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笑了:“不样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唐寅道:“臣也不知该怎么说,陛下只有亲眼见到,水师出海之后,他们所面临的险恶环境,方知他们的难处,能在这逆境之求生,这样的人,在臣看来,他们的好勇斗狠,绝不在倭人之下,至于倭岛上的倭人武士,虽也自称勇悍,反而是更加不值提了。”

    没办法解释啊。

    唐寅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说那些嗷嗷叫的家伙们,穷了十辈子,但凡有点发财的希望,就个个不要命似得,什么事都做的出来,脑袋别在裤腰带上,生死看淡,压都压不住吧。

    这是庙堂,是御前,怎么能说这等‘恶俗’的话呢,可唐寅脸皮比较薄,总不好意思,将其冠上忠勇,为国为民之类的词,终究……是要脸的人啊。

    唐寅憋得难受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还是听得知半解,却看向方继藩:“继藩,你也有信心?”

    “陛下,唐寅说有,自然是有,儿臣负责过下西洋的事务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话说到半,弘治皇帝便道:“既如此,那么此事,就继藩来负责吧,继藩为正使,交涉倭国,唐寅为副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很果断,既然朕不明白,你们两个很明白,那么……这事就交给你们了,反正朕不想再看到有倭寇的消息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又道:“年……朕给你们年时间,年之内,若还有倭寇肆虐,朕找你们。自然……若是海波平定,我大明百姓,再不受倭寇为祸,那么……朕记你们大功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没想到,陛下变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这怎么听着,像是承包到户啊?

    方继藩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踟蹰着,不吭声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瞪了他眼:“怎么,你有什么难处?”

    方继藩咳嗽:“陛下,若是事情办不好,陛下找儿臣的麻烦,儿臣能够理解。可是儿臣不太理解,若是海波平定了,这大功……是什么意思?陛下不要误会,儿臣是个志趣高雅的人,并不会将什么功劳,什么赏赐,方才心上。只是……儿臣的门生唐寅,他可能比较粗俗,难有儿臣这般的情操,儿臣作为他的恩师,直将他当做自己的亲儿子般看待,是以,儿臣就想问问,这功……怎么赏?”

    唐寅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……是真学聪明了。

    自打上次又赐了方继藩三百万金之后,方继藩便算是看透了,还是将话摊开来说比较痛快,不然总是赏赐几百万的金,太扎心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侮辱智商,是把自己的人格,按在地上摩擦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微微变。

    “论功行赏,朕会亏待你们吗?”弘治皇帝气不打处来:“你将唐寅当做自己的儿子,朕亦将你当做儿子般看待,唐寅论起来,便是朕的亲孙,朕会对自己的子孙……如此薄待?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”

    唐寅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刘健咳嗽:“这个,这个,陛下息怒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余怒未消:“朕……朕自当会有重赏,年之内,解决倭患,这便是大功,朕何时亏待过你们,尤其是你……你是朕的女婿,朕平日的赏赐,还不够多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没想到……会捅马蜂窝,时也不知该说点啥,于是不断给唐寅使眼色,意思是,陛下震怒了,还不赶紧,给为师挡刀。

    唐寅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气咻咻道:“真是岂有此理,怎么,你不敢说话了?还有……唐卿家,你恩师这些混账的话,你也是这般想的?”

    唐寅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朕让你说!”

    “是的!臣就是这样想的,臣是个粗鄙的人,如恩师所言,贪图名利,希望陛下能够重赏恩师和微臣,微臣真是罪该万死!”唐寅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这口锅,他得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奉天殿里的气氛,格外的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怪异的看了唐寅眼,突然气消了,吁了口气:“噢,朕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